初中時期經常觀看《城市論壇》。其實這本來是一個難得適合少年人的節目,學習關心時事,學習獨立思考,不要人云亦云,因人廢言。

可惜,有多少像韋基舜的主持?他不做主持後,越來越少看,加上沒完沒了的議題、喋喋不休的鬥爭,連主持、嘉賓、台下觀眾甚至香港普羅大眾都喪失了最起碼的公道和量度,終於幾年後開始沒再看《城市論壇》;近年連本港新聞也提不起多大興趣,政治、社會問題更不想討論。

以下轉自蘋果日報:

主持勸喻阿伯心聲 別偏袒戒譁眾

2010年09月24日


港台電視節目《城市論壇》能播出三十年,必有其過人之處,歷久不衰全因可讓基層市民暢所欲言。惜近年節目越來越似鬧劇,年輕人的加入、詹培忠憤而離場、陳克勤被擲 Bra,這反映甚麼?反映主持火候不足,八十後只懂譁眾取寵為罵而罵!

 

記者:黃潔蓮

部份攝影:周旭文、楊錦文、梁細權

韋基舜:別用噪音壓倒他人

 

■林真給他的題字「針砭時弊,眾心允悅。」

 

 

 

訪問《城市論壇》舊主持,即時想起韋基舜,他本身是經濟學碩士,創辦《天天日報》,在體育界瓣數多多,對中國文學有研究,見多識廣的他被一眾維園阿伯視為最持平的主持。「十年了,」《城市論壇》三十歲,他佔這節目三分一青春,「這節目很好,普羅大眾沒機會出鏡見報,這平台可讓他們發表意見,很成功。節目在周日中午播映,飲茶黃金時段都有四十萬觀眾收看,這麼多人有興趣,我也覺欣慰。」

近年《城市論壇》越吵越烈,詹培忠被黃毓民打斷說話憤而離場、陳克勤被擲 Bra、張宇人被擲二十元紙幣,對此韋基舜說:「主持責任重大,要維持現場秩序,不可發生襲擊事件。記得八九年六四事件,全城群情洶湧,有位女士贊成北京政府做法,全場人個個喊打,我引用伏爾泰名句:『我可能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會盡力保護你言論自由的權利。』全場即時靜下來,那位女士也能發表她的見解,並安全離場。」身為主持,就要有這份勇氣去捍衞她的發言權,「人是有理性的,全港市民都在講在看,不能用噪音壓倒他人,這是暴力行為。」

 

■ 77歲的韋基舜笑說:「我快變成八十後,是 80歲後。」他在舊書店獲得古字典《玉堂字彙》,自資翻印,送給自己作 75歲生日禮物。

 

■主持《城市論壇》達十年之久,他是期最長的主持。

 

■《韋基舜精解黃大仙百籤》非導人迷信,而是跟你說百籤背後的故事。

 

別耍小聰明

 

好的主持,不會太着重表現自己,「以為帶起一些尖銳問題好厲害嗎?人家只會覺得你偏袒。」主持責任就是在有限時間內,讓正反雙方有對等發言時間,例如正方五人,反方兩人,雙方合共發言時間十分鐘,那正方每人可發言兩分鐘,反方每人可發言五分鐘,不能人數多就發言時間多,這就不會出現壓倒性一方。「節目時間短,所以嘉賓或現場觀眾更應把握時機,盡快入正題,每次嘉賓發言,我會即時做簡單記錄,引導他們別遊花園或離題,別重複論調,讓短短一小時節目能聽到更多不同意見。」三十周年當日,有女主持突然帶起陳雲在《信報》的專欄被刪這話題,他跟身旁的毛孟靜都覺突兀,「被刪稿何止陳雲?成千上萬人啦,當年我在星島專欄〈星斗集〉,專寫街市商販、的士司機等不同階層人的心聲,寫稿刪稿經歷多次離合,改版刪稿很正常,有甚麼大不了?她可能想為朋友討公道,但在這場合是完全不恰當的。」

《城市論壇》首任主持是吳明林,每每在節目後來一個總結,韋基舜也說這做法不好,「就算要做總結,也應重申雙方各論點,主持並非法官,不可一錘定音,結論應由市民自己思考,而非辯論比賽般要定輸贏。」就是有太多人因政見不同而劃下鴻溝,一出現偏見就會做錯事。「試試站在他人方向去看,為何他有這樣的想法?參與《城市論壇》就是個好訓練。政府推行新政策,要諮詢時,這節目也是個好平台,可同時聽取正反雙方意見。」

主持不用替節目擦出火花,平息火頭反更重要,「有年豬農衝擊立法會,與警察發生過衝突。那周日我去到維園,見到大班警察在戒備,我即說:『你們快走,別現身。』這是公開發言的場地,如果豬農見到警察,必會再起事端。」最後,兩架旅遊巴載近百豬農到場,說出訴求後安然離去。又話說當年有個維園阿伯綽號「潮州怒漢」,因言辭激進,兩局議員說要禁止他發言,但韋基舜照讓他發言,「在廣告時間讓他發言,如果他言之有理,廣告後我再給他機會重申論點。」這樣又過了骨,達到雙贏。

他一再強調主持的角色是要平衡正反雙方,要控制局面讓嘉賓和發言者安全地暢所欲言,而不是耍聰明表現自己。他回憶五年前在《城市論壇》二十五周年聚會上,人人爭先恐後發言,他則不徐不疾當壓軸發言人,「我的論據對與錯也好,他們都沒機會反駁,我一講完節目就完了,要反駁都要等五年後,哈哈。」薑是老的辣,耍的「聰明」更高明。

 

■平日愛閱讀,公司的書櫃堆滿不同種類書籍。

 

■二十五周年聚會上,韋基舜最後發言,令人無從辯駁。

 

■ 2002年獲董建華頒授銀紫荊星章。

 

■《城市論壇》三十周年聚會,他跟不同輩份的主持如香樹輝、毛孟靜聚首一堂。

 

 

 

許金池:香港沒真正領袖!

 

■這是《城市論壇》十五周年的紀念品,許伯說:「好天曬落兩淋都不伯。」

 

 

 

永遠坐第一行、永遠舉手發言的許金池,二十年前開始進駐《城市論壇》,就因為當年陸恭蕙一句話:「甚麼是銜接?即是民主毒藥。」司徒華則說:「紅色監獄。」時值主權移交之前,人心惶惶,許伯擔心一旦銜接不上,通脹會加劇、貨幣會貶值,到時香港就完了!從此風雨不改,到《城市論壇》為人民發聲,當個稱職的維園阿伯。當時在港大工程部的同事很支持他,參加本地一日遊,旅遊巴司機會找他簽名,他只說:「我不是明星又不是為選票,只是要替港人出頭。」

「維園阿伯」這稱謂爆紅,都拜劉慧卿所賜,她一句:「趕絕維園阿伯。」令這群「論壇之友」被標籤為偏激一派,但許伯強調他們支持《城市論壇》多年,發表的意見沒提及自己利益,而是為大眾利益,大家都抱着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的心態。他家住長沙灣,每周過海到維園,「難道我不想跟家人 Family day?」他眼中最好的主持是韋基舜,最持平,其次是李鑾輝和香樹輝。「最差是吳明林,由他開始,要限制發言人數,還要電話預約,他在十五周年聚會時說過:『九七後可能無言論自由。』現在又如何?《城市論壇》還是繼續。」為這句話,他有段時間不願入論壇,只在外面觀看,「有次講同性戀話題,沒嘉賓敢大膽發言,他又死死哋氣,找人叫我入場講幾句。」多年來《城市論壇》走勻港九新界,目的是讓全港不同區域的市民都有發言機會,但他卻視為「想賣甩維園之友」之舉,不過他們一班忠實擁躉,當然沒被甩掉,「我們不發言就沒人知道事實真相。例如社民連、民主黨常說要取消功能組別,他們可知道,功能組別本是回歸前為穩定資本家而設立嗎?大家反對 23條,為新聞自由嗎?其實當中還有一條是說『不可接受外國政治捐獻』,這些我最清楚,不會被他們騙倒。」

在他眼中,香港並沒有一個真領袖,人人為兩張選票而折腰,沒用良心說話。他說董建華是好人,可惜沒政治班底,只得路祥安和葉國華,沒撒手鐧,還給「民主阿婆」陳方安生箝制玩死,現任曾蔭權比董建華更差,「他說做好這份工,其實只想退休,沒承擔。」罵完政治人物忍不住罵市民,一群八十後被視為他們的接班人,他只說:「八十後是謝志峰捧他們出來的,但他們譁眾取寵,一味只懂罵人,不懂講出自己理據。」 78歲的他仍言辭辛辣,「如我因言論而死在維園,也叫做為港人做過事。」

 

林伯:我怕了八十後!

維園中堅分子林伯, 82歲,強調自己無黨無派,來《城市論壇》目的只為糾正政府,做得好讚做得差彈。他認為維園阿伯們說話率真,皆因他們有年資,捱過苦,港英政府治下時期尤其慘痛。

他 12歲來港,做過三行、做鞋、造玻璃,只欠官未做。「有人叫我做警察,我說一來我不識字,二來我不想做貪官。」五十至七十年代香港貪風嚴重,他身受其害,「賣菜要派鬼(派錢給警察),阿差經過都要打我兩棍,種族歧視很嚴重。當年連自由也欠奉,三個人行街就話集會、一個人行街就話遊蕩。港英政府年代,無人敢講 No,對的又 Yes,錯的也是 Yes。」他形容自己以前是三等公民,回歸後才正式變為香港公民。

對於八十後加入《城市論壇》,令討論氣氛越演越烈,他說:「我以為新一代是國家棟樑,但原來內裏被白蟻蛀了。」新一代甚麼都問政府,沒工做問政府、買樓不成問政府,林伯最看不過眼的,是八十後沒捱過,他們一輩年輕時餬口艱難,但現在的年輕人只懂伸手取:「說仇商仇富,如沒商家佬,你怎會有工做?香港沒資源沒石油沒田耕,靠甚麼?靠努力呀!這一代要奮鬥要讀書,否則日後掃街的,都可能是碩士生。」他只希望年輕一輩正經做人,不靠政府。

「我們捱了幾十年,一毫子買雜水(廚餘)都捱過,有些阿婆做到七老八十都繼續做,寧願拾紙皮也不想領綜援,領綜援好馨香嗎?我們是硬漢。」訪問當日遇黑雨襲港,也擋不了林伯的熱誠來維園發表意見,不過他也想過退出維園,因為:「我沒八十後那麼大聲好氣,我 82歲,做得幾耐人?無謂跟他們勞氣。」

 

《城市論壇》大事表

80年 4月 13日:《城市論壇》首播,於維多利亞公園大凉亭設立討論平台,是全港首個現場直播、不刪剪的時事評論節目。

84年 9月 30日:議題是中英聯合聲明,譚惠珠首次參與討論。

89年 6月 5日: 6月 4日北京鎮壓,設題目為「學運對香港前途的意義」。

07年 7月 29日:就皇后碼頭去留問題,把論壇移師至皇后碼頭舉行。

09年 6月 21日:就正生書院遷校問題,把論壇移師至正生書院內舉行,是首個在離島舉行的論壇。

09年 7月 5日:詹培忠被黃毓民及任亮憲不斷打斷話柄,他憤而離場。

10年 1月 10日:民建聯陳克勤因一句「搓 Our breast」成為笑柄,在《城》直播時被人擲 Bra。

10年 3月 21日:張宇人因「最低工資應是$20」論,被頭戴豬面具男子擲廿元紙幣。

10年 5月 23日:是日起《城市論壇》改用 16:9技術製作。

10年 9月 5日:三十周年紀念,合共約 1,400集,是香港目前最長壽的時事討論節目。

 

創作者介紹

蝸牛路

iamSnai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