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翻拍1956年同名電影,恐怖片中的名片。

外太空來了一種奇花,會趁著人類熟睡時複製出一模一樣的人,擁有原來的記憶,但是毫無感情,而且複製人像效力一個集團般,為這股外太空勢力擴張,企圖將所有人類複製。

主角是兩名化驗所職員(Donald Sutherland和Brooke Adams飾),最初以為可以探究真相,阻止悲劇,後來發現自己只是以卵擊石,唯有逃亡。

恐怖片的橋段,一般是某事物威脅主角的生命,恐怖的結果通常體現在死亡。戲中人害怕什麼?通常是害怕自己或至愛死去。死,精神和肉體是一塊死掉的。很少有恐怖片中的角色是單單害怕受皮肉之苦而不用死的,就算是降頭電影中,角色受盡折磨後最終也難逃一死;除了一些變態虐待片外,很久以前的電影《蛇魔》(Sssssss)屬少數例外,Dirk Benedict被變成一條蛇,思想卻健全。所以,與其說害怕的是失去生命,更精確的說,大概是害怕失去精神、思想、感情、靈魂。

本片特別之處在於,戲中角色是在睡夢中被複製的,毫無痛苦,主角害怕的,是感情、思想消失,就算自己的知覺也隨著肉體過渡至複製人,那已經不是自己了。觀看本片時已經肯定這不是單純的恐怖片,是帶有寓意的。後來才知道本片1956年版據說是諷刺當時的麥卡錫主義,政治迫害橫行,共產與反共無異,欲加之罪,何患無詞。

社會發展到一個地步,絕大多數人都追求同一種價值觀,奉行同一種信仰,或爭取同一種政治制度,無論那是什麼,在我看來都是可怕的。

片中頭腦最清醒、最能大膽假設,判斷形勢的是學歷最低的按摩女郎,應該是編導刻意反知識分子的安排吧。

Donald Sutherland可謂長青甘草,演出的大小主角配角數之不盡。有種綠葉演員,每一齣電影中的扮相都不盡相同,你甚至幾乎無法連繫起記憶,他曾經演出某片與某片,如Philip Seymour Hoffman;Donald Sutherland卻是屬於每次演出都差不多,連喜怒哀樂也欠奉,但是你又很難挑剔他的毛病。他於本片末段居然交出了兩個獨特而投入的表情,算意外驚喜。




創作者介紹

蝸牛路

iamSnai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miao632
  • 看起來文思泉湧,沒有繳白卷呢~~真好~~
    每一篇都想給你個回應~~來個總而言之,言而總之好了~~
    我不是宗教立場,但反對代理孕母,凡事順天而行(順其自然吧)是最完美的,人活於世可以做的事情太多了~~
    是說這個<玩具>,我還真有興趣,我家可是滿坑滿谷,而且全都保持完好,那些各種人偶都還筆直挺立呢(好像有點毛骨悚然
    所以那個<玩具總動員>我家沒有人說好看,因為問題不存在,每個人都珍藏自己的寶物~~
    我個人是最喜歡蒐藏東西的~~
    這個電影我就不知道了,走了一趟雲南,回來一直上土豆網看日劇,其實是在聽對白,喜歡日文語感而看日劇,當然也剛好男女主角是我的菜(可怕的人)~~
    昨晚上PPS看新版紅樓夢,居然有人可以把它拍得這麼難看~~
    以上。
  • 滿身銅臭之徒,受不起你文人隨便一誇啊!
    能夠順其自然當然好,不過不完美的人生又何其多呢?
    你有興趣買那玩具的話,Amazon也可以買得到。
    新版紅樓夢於國內招致批評不絕,其實新版三國也令人難受,看過一集,曹操十足市井肉販。

    iamSnail 於 2010/11/07 22:49 回覆

  • miao632
  • 錯了錯了,我沒有要買玩具,我是說我家有很多保存得很好的玩具~~我不是文人,我是再平凡不過的...(不想寫出來那三個字
  • 我知道。香港地方小,總有些玩具丟棄了,留下一絲遺憾。

    iamSnail 於 2010/11/08 00:0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