筋疲力盡。不是要談高達(Jean Luc Godard)的《斷了氣》(Breathless/A Bout de Souffle)(國內譯:筋疲力盡),而是真的筋疲力盡。

持續非常忙碌的工作,身心俱疲,這天回到家連坐起來都覺無力,是精神狀態影響下加上日積月累的辛勞導致的結果。某某說:「沒有更可怕的處罰,比得上從事徒勞無功和毫無希望的工作。」怎麼我那麼有同感?

這天幾乎有萬念俱灰的感覺。電影也不想看,咖啡也不想沖,這天身處許多專業咖啡師的攤位之間居然也提不起勁要一杯試飲。一個人到灣仔金鳳吃著名的菠蘿油和雞批,雞批不怎麼樣,菠蘿油的確出色。「幾乎萬念俱灰」,「幾乎」,因為還懂得欣賞美食,看見美女還好還會多望一眼,至少尚差兩「念」才萬念俱灰,呵呵。

一個「我」情緒化,另一個「我」理性的在「觀察」,第三個「我」又抽離的認知著這處境,是十多年來的精神面貌。當然,「我」只得一個,以上只是一種描述,不必套用心理學的分析。

「我」這概念有多大?張國榮後期有首歌叫《我》,第一次聽覺得很刺耳難聽,第二次聽也是,到他死後居然喜歡上了。「我喜歡我......」這是最真實的心理描述,他唱這首歌時等於是將心聲大聲告白。「我喜不喜歡我?」可能是人生最重要的問題。

假如身邊某人忽然死了會怎麼樣?這些題目在腦海中飄過沒有一千次也應該有一百次,到時候的處境、自己的心情、抉擇,都早已在腦中「經歷」了。不知這是否一種自虐或自毀的傾向,正如第一次玩高卡車轉彎時我不願扭軚盤,非要到最後十分一秒才讓車尾甩向圍欄。有一天我真的去學駕車的話,真正了解我的人當知我內心深處已容許該危險的可能。

十分喜歡Adam Sandler主演的《快樂從心開始》(Reign Over Me),除了結尾。電影中說Adam Sandler的家人於空難意外逝世,他一直沉淪於傷痛中,用打電視遊戲麻醉自己。情感上一直無法接受那些叫人「積極面對,從傷痛中走出來」的廢話,死的又不是你家人,說得容易!結尾說他終於「敞開心屝」,接受另一女子云云,像打了我一巴掌。現實是,絕大部份「正常人」最終都會有一天克服心靈創傷,「正常」地生活,偶爾憶起亡人流流眼淚,僅此而已。大概我也不是例外,每個人都以為自己特別,其實都像平價衣服攤檔的其中一件,都不一樣,都一樣。

假如我死了會怎麼樣?假如你死了呢?有讀過卡夫卡(Franz Kafka)的《變形記》的話應該會感受至深。主人翁有一天一覺醒來忽然變成一條怪蟲,父母和妹妹從震驚、傷心、到摒棄、厭惡,然後他死去,世界沒有改變,甚至可能顯得更「美好」了。超現實的題材,反映現實,非常現實,再找不到更欣賞的小說了。

今天想喝杯好咖啡。

創作者介紹

蝸牛路

iamSnai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So3
  • The issue of death often comes to my mind (called me a weirdo...but I think you are one too haha =P). I think it's just a tendency to try to get ourselves mentally prepared for death, whether it being our own deaths or deaths around us.
  • It may be good for you to let you get prepared. I'm never well prepared for anything.
    It's like what had really happened, that made me have a true feeling of sorrow. Maybe I'm tending to be mad. Normal people become crazy; that's how I comfort myself.

    iamSnail 於 2011/05/20 11:18 回覆

  • miao
  • 嘿~~真的ㄝ~~怎麼那麼有同感?
    每個人都以為自己特別,其實都像平價衣服攤檔的其中一件,都不一樣,都一樣!!
    我去拜訪過卡夫卡的黃金巷喔!!
    是說人都不會知足的,我好想回到如你們青春年少~~死??是啥東東呀??
    童言無忌~~童言無忌
  • 青春年少?我身心俱至少四十五了。
    說到卡夫卡或許你會較感興趣,自從讀過他的作品就提不起興趣讀其他小說了,後來還興致勃勃買了他的全集呢。黃金巷是什麼?故居嗎?

    iamSnail 於 2011/05/21 00:13 回覆

  • miao
  • 是故居~~隨時遊客超多
    我那一年在英格蘭諾丁漢(Nottingham)臨時起意,晚上在網路上買機票,第二天晚上就出發前往布拉格,大約一個多小時吧,到達的時候居然下起雪來XD,不過如夢如幻的布拉格讓人忘記一切辛苦ㄋ~~
    除了黃金巷,在其他街道他的雕像也很特殊,總而言之看了會發出會心一笑,除了卡夫卡,他們還會把誰雕成那個樣子呢?

    不過我最喜歡的小說家是亨利詹姆斯喔(我喜歡他的中篇小說)你可能不知道他是誰,電影<慾望之翼>就是他的小說改編。
    並不是卡夫卡(但是他的作品我也看了不少,不過像城堡審判這一類的我就只看過電影)。

    45是你的心理年齡,Gordon40你應該只有30多~~哈哈,知道太多囉
  • 那個樣子......立即在網上找來看了,嘿,像機械人;可惜布拉格尚無緣一遊。好想在歐洲大陸居住一段時間,或者獨個再遊一遍歐洲,不過只怕沒甚機會了,難難難。
    亨利詹姆斯的短篇小說小時候有讀過,但是已經全無記憶了。Wings of Desire我卻一直未看,正好打算一兩年內要找來看看。
    《城堡》和《審判》真是虧他想得出,就是四個字「耐人尋味」,很難想像如何拍成電影。
    他的心理年齡倒是三十多。

    iamSnail 於 2011/05/21 01:00 回覆

  • miao
  • 一兩年內要找來看看的是小說還是電影?
    電影的話我記得有燒錄給你喔!
  • 當然是電影啦!只是等有空閒又想看的時候嘛。

    iamSnail 於 2011/05/21 01:15 回覆

  • miao
  • 剛剛注意到你寫了Wings of Desire

    該編自詹姆斯的電影<慾望之翼>原文是<The Wings of the Dove>(鴿翼)

    Wings of Desire是另一部電影喔
  • 哈哈!擺烏龍了。還以為片名與香港不同是因為台灣直譯於是又直譯,證明我對文學是門外漢啦。

    iamSnail 於 2011/05/24 19:57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