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往發燒最多三天半,今次剛好七天,發燒發冷,每次要服兩粒必理痛才能維持微燒,若減一粒馬上高燒。

高燒像揮之不去,睡夢中還把舌頭咬破,慘叫驚醒,這是什麼身體狀態?不由得有點慌。

少年時多病,16歲才得哮喘,藥物敏感食物敏感無月無之,隔天背著沉重書包到油麻地看中醫,再走幾條街去按藥方買藥,還記得回家路上的行人天橋的40級梯級,我要分四次才走完,每走完十級都要停下來喘喘氣。當年還本應要應付會考,但是哪裡還有精力溫習?心底裡卻幾乎從來未擔心過,有一種必定會痊癒的堅定信念,根本不怎麼當作一回事。

回想當年,某一方面真可算是精神上的巨人;今次俱俱發燒,居然陣腳大亂。年紀大了。

七天,終有一次又會被破紀錄,沒什麼大不了。記住。

七天下來體重輕了十磅八磅,減肥從來不是難事,嘿嘿!

創作者介紹

蝸牛路

iamSnai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Hi,你還是年青人ㄋ
    看醫生去才對呀
    保重保重
  • 中西醫都看了,都不靠譜,結果還是要找七十多歲快退休的老西醫勉強收拾殘局。

    iamSnail 於 2011/08/16 21:0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