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奪奧斯卡最佳影片、導演、男主角等五個大獎的大嬴家,總要看個究竟的。

3D熱潮下爬冷水拍一部黑白默片,勇氣著實可嘉,以濁水中的一股清泉出現,輕易吸引全球讚賞目光,「最佳」的其實是這點子。

故事非常簡單:二十年代默片萬人迷巨星(Jean Dujardin飾演)自視過高,不屑迎合有聲電影時代,一敗塗地,幸得他曾經一手提攜兼一見鍾情的新晉女星投桃報李,終於大團圓結局。

除了一些聲效和末段的對白,本片絕大部份都是黑白無聲,當然,有人稱為「偽默片」亦無可厚非。事實上,導演以現代手法和節奏拍攝的這部黑白默片,和上世紀初的默片比較自然是不一樣,以現今的觀影慣性來看亦絕不能算沉悶,一般觀眾都應該不難接受。

有說本片是向早期電影致敬之作,不時浮現不少電影的影子,我自問對於默片不熟悉,認知僅停留於十歲前觀看的差利卓別靈(Charlie Chaplin)和基頓(Buster Keaton)加《波坦金戰艦》(Battleship Potemkin),不過片中如擊劍決鬥、浮沙、一人扮演男女相擁等,都的確熟口熟面。

然而,本片沿用二、三十年代的橋段這似乎無可避免,故事圓滿但老套陳舊,小弟鑒賞電影一看劇情二看是否令人感動三看社會意義......總之不對口味。究竟本片憑什麼獲最佳影片?純粹與我看過的例如幾部差利名作比較,這部肥皂劇望塵莫及。今時今日反潮流拍攝一部默片無疑是一大噱頭,但是一部電影以什麼形式拍攝畢竟不應該是奪獎原因,正如不會因為某部電影以3D拍攝而頒獎。若說是為了嘉許本片念舊向默片致敬就更不成理由,當真如此的話最喜歡「致敬」的Quentin Tarantino老早嬴了幾回。脫下默片的外衣,本片剩下什麼,出色在哪兒?懷舊令人回味過去,心生溫暖;但是若說憑懷舊獲獎,誰去創新?

法國演員Jean Dujardin造型十足以前的默片男星,出色的肢體語言足以令觀眾目光一直跟着他,生色不少;最煞食的是爽朗燦爛的笑容,戲中令他風靡萬千影迷,戲外何嘗不是本片的「得分王」。對Jean Dujardin的印象來自群戲《謊心愛漫遊》(Little White Lies),想不到原來是喜劇演員。至於是否值得獲頒影帝,感覺就像是1998年的《一個快樂的傳說》(Life is Beautiful)中的Roberto Benigni。看完本片和《繼承大丈夫》(The Descendants)中的George Clooney,更期待《諜網謎蹤》(Tinker Tailor Soldier Spy)中的Gary Oldman和《魔球》(Moneyball)中的Brad Pitt,且看又有沒有冤案吧。

女主角相反半點不像當年的演員,導演其實是真的打算模仿陳年默片還是只是貪過癮拍一齣默片呢?對很多觀眾而言,第二主角可能是那隻小狗,牠搶盡風頭了。

創作者介紹

蝸牛路

iamSnai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