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品香港分店日前開張,香港人喜歡趁墟又適逢暑假,擠擁人群令人生畏,碰巧今天下午在港島,不妨去逛一逛。

店面設計和台灣的差不多,人流非常厲害,上落電梯川流不息,但是未至於擁擠,打書釘的丁點空間是絕對有的。

台版書的設計一向較吸引,和以往逛誠品的經驗一樣,還是很多書都覺得有興趣,但是真正決心要買的很少,無奈家中空間有限,有一種「細菌」源頭叫女人,未被「細菌」侵佔的地方絕無僅有。

電影和音樂只佔很小的一角,稍為失望,不過整體而言,這家香港店將會是消磨時間的好地方,從來不喜歡到銅鑼灣,這是以後最大的誘因。

離開誠品,竟然空手而回,不忘到對面街被遺忘的商務印書館走走。雖然誠品辦得好,但是商務才是陪伴我成長的書店。走進商務,是幾乎令人目瞪口呆的一幕,堪稱門庭冷落,顧客佔店面密度不及誠品十分之一,真是小貓幾隻而已。

「世界文學」的書櫃上,視線碰上的是屠格涅夫的《父與子》,而且還是廿多年前見慣見熟的版本。我不是讀文學的,只是還是黃毛小子的年代經常流連公共圖書館,特別喜愛翻弄翻譯小說。屠格涅夫當年似乎是俄國小說作家中較受重視的之一,《父與子》是我少有一口氣讀完的小說。近年在各大書店已經少見屠格涅夫的踪影,商務竟然還在賣這冷門的舊版書,這或者正是它可愛之處,也是缺點吧。

新書介紹書架有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薩拉馬戈的雜文集,想找他的小說傑作看看,職員翻查記錄竟然只有一本,服務態度良好也無補於事,太令人洩氣了。既然重點介紹一位作家,理應預計到讀者會對其他作品有興趣吧。

或許商務與誠品相比,就是欠缺營銷策略、對顧客體貼不周吧。

創作者介紹

蝸牛路

iamSnai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