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酒,唱歌,喝酒。

連續三個晚上,同事為我餞別。這個偏遠的小縣,不知何年何月才會再次來訪。

跟廣東省隨便一個縣比較,此縣的發展都落後最少十年。同事大都是出身自農村,性情純樸真誠,熱情好客,其中幾位更是共產黨員,也是好人一個。

大概是因為有所比較,這兩年越來越看到一些香港人的虛偽,有公然虛偽而為大眾接受的,更令人難受的是一般人不自知的虛偽。

對於那些歧視國內人,自視高人一等,一竹篙打一船人,淺薄無知的香港人,我只能無語,並深以為恥。

或者是因為當地發展落後,所以民風純樸;又或者我根本就不是「典型」的香港人,所以他們說我跟其他香港人不一樣。

或者大家都更接近八十年代的香港人,否則今時今日又怎會有人和我一起唱《陳真》主題曲呢?

以為從溫室走出來,想不到原來是走進了另一個溫室,回頭望才懷疑原來的究竟是否溫室。香港,我還能適應嗎?

捨不得這裡的好人,也捨不得同事中的「歌王」比原唱更好的《江山無限》。

別了。

回歸。

創作者介紹

蝸牛路

iamSnai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訪客
  • 我在魔術師處說來生不做香港人,正是因為香港人理性、謙卑、重事實的素質已日漸消亡。
  • 現在的香港人就像德國隊,已經喪失了原來的優點了。
    不過,我不會借用那姓鍾的寫的書名,我不屑。(寫過一篇:http://iamsnail.pixnet.net/blog/post/26573576)

    iamSnail 於 2012/09/18 15:56 回覆

  • miao
  • 我看了<康熙微服私訪記>,這兒的電視台好像不時會重播一下
    也看了新版水滸傳,不過大約中段以後就看不下去了
  • 很難想像你會喜歡水滸。

    iamSnail 於 2012/09/18 15:5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