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浩翔籌備幾年,認認真真拍一部說香港人的故事,屬於香港人的電影,並將他的情意結都放在電影中──這似乎是導演在蘋果日報寫的專欄文章有意無意間引導觀眾聯想出對本片的印象。

週五晚上,我決心要耗掉手上的免費戲票,兩個月來得物無所用,不是因為沒有心儀之選就是公私兩忙,偶然到戲院看一部過得去的電影有那麼難嗎?我通常都敵不過自己的質疑。

對香港人的故事我並不特別感興趣,我只是喜歡看人的故事。印象中彭浩翔是有小聰明賣橋段,但是說故事技巧麻麻,不過人若肯將個人心愛的東西都放在作品中,「認真」兩字我不會懷疑,入場前一瞥網上影迷評語說很悶和失望更放心,真是太好!差極有譜!

故事以三線發展,手法疑似仿傚老友偶像墨西哥導演Alejandro González Iñárritu,開首尚算不俗。全片平淡中渡過,節奏上沒有高潮,和Iñárritu是兩碼事,倒不知是否刻意如此。彭浩翔胃口很大,透過一個家庭,各有各的問題,談家庭倫理、婚姻、事業,挫敗、信心、改過、自在,甚至人生意義,苦口婆心叫人有問題就想辦法解決,人生不外乎如此這般云云。戲中每一條線都沒有挖得很深,但是演員都有戲可演,是成功之處。過份說教,畫公仔畫出腸,是最大敗筆。

香港仔模型、前往「所有目的地」的路牌、哥斯拉、《星球大戰》中的白兵、鯨魚擱淺、地下戰時炸彈......導演放在電影中代表個人情懷的東西真多,居然被他想得出理由都用上,總算不失趣味。至於那些假大胸和全裸戲,都是綽頭。

創作者介紹

蝸牛路

iamSnai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