籌備經年,眼看別人拍的《葉問》電影一部接一部,時機盡失,雖萬眾期待,亦受盡嘲諷,王家衛終於拿出來見人的成品,應該總算足以達到他的嚴格要求,那究竟會是怎麼樣的呢?關於《一代宗師》最大的懸念,莫過於此。

我從來不是王家衛的影迷,從未完全的喜歡上他的任何一部電影,只愛《春光乍洩》前半部和《阿飛正傳》最後一場。雖然對於王家衛得到的極高評價和榮譽,不免認為過譽,但是不得不承認,他的電影建立了一套風格,一份情懷,就算只是疑似言之有物,亦注定俘虜某些觀眾。

然而,首先被他俘虜的不是觀眾,而是演員。王家衛最大的優點是將明星拍得更有星味,光彩奪目,試問有多少演員不喜歡被攝影師拍得更帥更美?他的鏡頭只容得下俊男美女,而且每部都是一線的大明星,這亦是為何我認為王家衛的電影何止不是曲高和寡,根本就是最商業的製作。

無論如何,王家衛是很有誠意的導演,每個鏡頭都花盡心思,所以縱使他的電影未必令你喜愛,當中卻總有神來之筆,或精緻迷人的片段,值得欣賞。

因此,對於《一代宗師》,我當然不會期望很好看很動人很有意思,更不會天真到以為王家衛會一板一眼的講葉問一生,沒有期望自然沒有失望,卻是有點可惜。

我幾可肯定,王家衛必定會將本片重剪一次。據說原來的版本片長4小時,如今兩個多小時的放映版實在太支離破碎,似乎是將最精彩的片段炒雜碎堆砌而成;不過請別對導演版太寄以厚望,因為有些問題並非時間可以解決的。

梁朝偉飾演詠春葉問,章子怡飾演八卦掌千金宮二,張震飾演八極拳宗師一線天,本片猶如是三個故事拼湊而成,最致命的問題是三個故事風格不一,觀眾好像在看三部電影。葉問的故事是身處大時代經歷顛沛流離的一生,從佛山到香港,由旁白自述輕輕帶過;宮二的故事是傳統武俠片的一套,為父報仇,再加一段曖昧的兒女私情,而葉問無端端被加插了和她這一段緣份,卻偏偏擔起說書人的角色,去講宮二的一生。假如本片有一位主角,那必然是章子怡的宮二。張震只剩三場戲,全部顯得多餘,由嚴肅的抗日義士到隱居於香港的理髮廳和小沈陽一起搞笑,又彷彿是兩齣電影,就算有足夠篇幅鋪排,亦難免不倫不類。

王家衛為了做資料搜集,遍訪國內武術名家,難能可貴。選擇描繪一個武林,意圖講述幾個門派宗師的成長路,而不限於葉問,一來當然是被甄子丹的《葉問》逼出來的,而事實上比硬要將葉問安裝成民族英雄,回歸到功夫的根本當會更有意思。可惜,可惜的是王家衛志向太大卻無能為力,而且太貪心,一部電影要同時觸碰太多主題,東拍拍西拍拍,拍出點味兒就捨不得放棄,不管大局,又想同時照顧中港台市場和觀眾不同口味,趙本山小沈陽也要安插一角,世事哪有這麼如意? 

平心而論,有好幾場戲都拍得很出色,當然演員苦練功夫和動作指導袁和平都應記一功,尤其是初段不錯,至少還算緊扣主題,到半部電影早已離題萬丈後,回頭再想扣回主題就變成廢話了。 

章子怡演得實在出色,雙眼蘊含豐富感情,在本片劇情舖排不順下依舊令人動容;梁朝偉相比之下就太「梁朝偉」了,那微掀嘴角的小動作太刻意,永遠充滿信心吃定別人的眼神,和她放在一起格格不入,鋒芒太露亦欠宗師風範。國內演員王慶祥演宮家掌門頗有台型,趙本山演高手也有驚喜,劉家勇、盧海鵬、劉洵、吳廷燁等亦生色不少。 

本片亦可看作成crossover的典型:葉問X邵氏武打片X《花樣年華》──葉問故事為表,宮二故事為軸,曖昧關係為實,而王家衛為了滿足戀旗袍癖而將許多重要情節安排在妓院,最令人吃不消。 

假如周星馳的《功夫》是漫畫化的武俠片,《一代宗師》或許是Sergio Leone的意大利粉西部片(Spaghetti Westerns)化的武俠片,人物出場、面部特寫、音樂等,都令我看到一半就有這個想法,直到後段出現抽鴉片的一幕,響起Sergio Leone《義薄雲天》(Once Upon A Time in America)的"Deborah's Theme",不禁莞爾。 

王家衛的電影,一向代表光影與音樂華美精緻的結合,尤其倚仗杜可風的攝影。我也曾質疑,假如王家衛的電影缺少了杜可風,還能剩下什麼?本片不再是最佳拍檔的結晶,王家衛依然沉迷拍攝光、影、煙、火、雨等,依然美輪美奐,就是太多太濫,令人生厭。我雖不懂欣賞攝影,以往杜可風的攝影倒從未令我有此感覺,以後重看舊作要好好留意享受。 

創作者介紹

蝸牛路

iamSnai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laulong
  • hundred 同意,我都想寫,這電影唔掂!
  • 王家衛在功夫世界迷失了。

    iamSnail 於 2013/01/15 00:49 回覆

  • 30 Something
  • 王家衛呢部的最大發現, 係張晉, 好有霸氣得來, 又同部戲的tone好夾. 有無留意到啫神徐錦江都出現咗一幕?
  • 我看字幕才知道是張晉,現在好像較少這種反派。
    徐錦江第一眼就認出他了,只是他連一句對白,一個近鏡甚至一個動作都沒有,所以就沒有提及。

    iamSnail 於 2013/01/15 00:5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