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許多香港人在高喊爭取所謂「普選」之際,西方社會早已有不少學者論述反思民主選舉制度的弊處,本書只是其中之一。

作者Jason Brennan提出了不少觀點破除過度美化民主選舉制度的迷思,其中最令人印象深刻和發人深省的,是他將民主社會的人分為三類:

哈比人(hobbits)- 絕大多數對政治冷感且無知。在大部分事情上,他們都欠缺固定而有力的觀點,甚至經常毫無任何觀點。他們幾乎不具備社會科學知識。對當下事件渾沌無覺,也沒讀過判斷/理解事件所需的社科理論或社科資料。對世界相關資訊遇國家的歷史,他們只有粗淺的認識。這些人希望過自己的小日子,不想花太多腦筋思考政治。美國大部分不投票的人,就是哈比人。

政治流氓(hooligans)-對政治的狂熱有如運動賽事。他們擁有強烈且大半既定的世界觀。這些人可以為自己的立場辯護,但解釋其他立場時卻無法讓異議者滿意。他們帶著偏見吞吃政治資訊,努力尋找證據支持心中的政治定見;碰到與自己信念衝突的資訊或反面證據,就刻意無視、避開,或直接反駁。他們在一定程度上信任社會科學,但大多片面擷取資訊,且通常只看支持自己立場的報告。這些人無論對自己的能力或知識都過度自信。政治觀是他們自我認同的一部分,加入政治團體會讓他們自豪。⋯⋯這些人經常蔑視反對者,堅稱其他的世界觀愚蠢、邪惡、自私,或至少受到嚴重誤導。大部分經常投票的選民、熱心政治的民眾、社運參與者、黨員、政客,都屬於政治流氓類。

瓦肯人(Vulcans)-對於政治有科學理性的思維。他們的政治意見幾乎全都奠基於社會科學與哲學。這些人會自我反思,證據不足的部分不敢隨便斷言。他們可以用讓異議者滿意的方式解釋自己反對的意見。這種人對政治有興趣,但卻欠缺熱情,原因部分來自他們努力避免偏見,不讓自己喪失理性。這類人不會認為所有反對者都很蠢、邪惡或自私。

Brennan特別強調以上分類並非按政治意見的極端程度。而以美國來說,絕大部分民眾都屬於哈比人或政治流氓。而且,哈比人多數都是潛在的政治流氓,只待政治狂熱時候。可以說,Brennan也清晰勾劃出目前政治紛擾中的香港人景況。

作者提出的民主選舉制度的不足,最明顯的自然是讓無知、非理性和掌握錯誤資訊的群眾擁有平等的選票,去決定一個社會的政策和未來。他提議思考一個知識菁英制度,讓一般知識水平不足的群眾授權予較有能力的人來管治社會。弔詭的是,香港一直奉行而遭反對的功能組別或選舉委員會,豈非殊途同歸?

然而,本書並不完美,雖然 似乎 作者也知道,就是他並未著墨如何落實知識菁英制度,也沒有足夠論點反駁其明顯的不足。

要群眾承認水平不足,違反人性,難!

要群眾下放公民權利,違反人性,難!

知識菁英雖然水平不差,到頭來一樣可以是政治流氓。

人一碰政治就髒,喪失人性本性。

會為自己留一分清醒不斷質疑自己觀點的,只會是絕少數。

一切是徒然。

 

 

全站熱搜

iamSnai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