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紅衛兵老來認錯登報向當年的受害者道歉,這則新聞能上頭版才反映人性的悲哀。

一個平凡普通人,加入群眾,就變成自恃人多勢眾作惡多端的仆街。用別人和時代當藉口,害別人家破人亡流離失所,壞事做完,再滿口仁義道德,世人不知凡幾!

事過境遷,夜闌人靜驀然回首覺今是而昨非的肯定是多數,幾十年來公開道歉的竟然只得一人?

以眾凌寡、以勢欺人的,如是政府、教會、富豪等,期望他們會公開認錯道歉往往只是奢求,自不待言;個人對自己行為負責,犯了錯說句「對不起」,有那麼難?

正常人本來就有運作良好的腦袋,要甘願放棄或漠視一己的思考能力和良心,選擇去盲目跟從別人的思想行為,先決條件是沒有羞恥心。

究竟從眾行為容易令人變成厚臉皮的無恥小人,還是只有無恥才喜歡從眾?

以下轉載自AM730:

文革紅衛兵登廣告道歉

(2013年06月19日)

【am730訊】文化大革命不僅令中國帶來「十年浩劫」,更令大量文物、古蹟,甚至對中國人造成難以磨滅的創傷,即使事過境遷近40年,當事人至今仍無法釋懷。山東一名61歲、文革時曾當紅衛兵的男子,日前在內地雜誌刊登道歉聲明(3圖),向曾被他批鬥、抄家和騷擾過的師長和同學道歉,指「垂老之年沉痛反思………個人作惡之責,亦不可泯。」希望得到原諒。

 

現年61歲的劉伯勤,日前在雜誌《炎黃春秋》刊登一則道歉啟事,全長209字的聲明中,劉指文革時「年幼無知,受人蠱惑,又個性愚頑,善惡不辨。」遂參與批鬥當時的多名師長、同學,對受害者及家屬造成極大傷害。劉指對事件沉痛反思,雖然能將過錯歸因「文革大環境」,但「個人作惡之責,亦不可泯。」劉並向受傷害的人誠懇道歉。

搶同學家畢生積蓄 流露人性醜惡

劉伯勤日前接受《南方都市報》訪問,指1966年文革來臨時,在濟南就讀中一,由於出身「紅五類」(基層工農或革命幹部等),擁有「批鬥權」,曾因數學老師在期中考試給予59分,懷恨在心,逼老師戴高帽、唱「牛鬼蛇神之歌」(牛鬼蛇神即教師),及迫令將破鞋掛在其胸前。就算對無接觸過的師長、同學,亦出言侮辱、吐口水、批鬥,甚至抄家。

最令他耿耿於懷的,是搶去同學一家畢生儲蓄的200元人民幣。有一天,劉與其他紅衛兵抄女同學韓桂英的家,紅衛兵在其家中,發現32張蔣介石的照片,遂再大肆搜索,發現200元人民幣,「當時是一筆巨款,那時候一個月工資三、四十元,200元相當於5個月的純工資,很可能是韓桂英家一輩子的積蓄,就這樣被沒收了。」他又引述資料指,僅文革首5個月,在濟南被抄家的家庭便超過2萬戶,佔全市總戶數逾13%。「對我個人來講,這是人性惡的一種流露,那個瘋狂的年代,把人性惡的一面全激發出來了。」

反思過錯當面謝罪 明理同學安慰

然而,不到一年,劉伯勤父親憑空被指有「歷史問題」,劉由「紅五類」變成「黑五類」(反革命分子、富農等),成為被批鬥階層,「心態變化很大,內心受衝擊很大………慢慢地開始反思了。」同時他亦發憤讀書,及後入讀山東大學歷史系。畢業後,劉一直希望道歉,「但是我有顧慮,因為一塊做那些事的還有其他人。」劉一直迴避與同學見面,直到5年前一次同學聚會中,終鼓起勇氣向當年受害同學當面道歉,不過很多人都歸咎當時的大環境,著劉不要介懷,但劉堅持「這不等於每個人心裡覺得文革這個事,就可以一筆勾銷。」劉又表示,啟事中點名提到的9人,只有一人仍然在世,除要把握時間刊登啟事,亦希望向受害家屬道歉。

網民批官方不懺悔 激讚人性覺醒

道歉聲明引起網民熱議,同濟大學文化批評研究所教授朱大可在微博上指,「在一個沒有懺悔傳統的國度,該信(道歉聲明)可視為人性覺醒的稀有證據。」新浪網民「裴宣手札」希望更多人仿傚,稱「官方不懺悔,我們民間懺悔,我想這會形成一個潮流。」亦有網民慨歎「可惜,這樣的聲音太少了!」

文化大革命始於1966年5月16日,毛澤東發起對共產黨內劉少奇等當權派的鬥爭,並號召民眾批判宗教、學術、教育和文藝。災難至1976年毛澤東逝世、四人幫倒台,才告平息。而紅衛兵則是文革時期的狂熱組織,大部分由高校學生組成,遵照毛澤東思想,以抄家、批鬥等方式,打倒反革命分子。至於文革導致的死亡人數官方未有公布,坊間一直眾說紛紜,中共元老葉劍英曾指文革死了2,000萬人、整了1億人。不過,多數史家均對數字存疑。

道歉聲明:

http://www.am730.com.hk/article.php?article=159632&d=2080

創作者介紹

蝸牛路

iamSnai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